凋零困

天凉,就多穿点衣服吧。

どせなら
奪え  奪え

最近忙死了,没时间画画淦

我觉得毒液不喜欢艾迪叫他寄生虫

是因为他觉得他们是共生体。

不是毒液寄生在艾迪身上。

是他们谁也离不开谁。


个人腐脑想法


一个私设吸血鬼so嘻嘻

祝艾鸭鸭生日快乐~

我靠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死了!!!!爱ennis!!!今天是个快乐小鸭


Ennis(まふまふ痴汉):

名取 光:



艾鸭鸭生日快乐🎉🎉@凋零困 
对不起生贺这么晚才写完,希望你能喜欢。(写完了感觉这是不是和你的要求有点偏。。。)
特工ma×小少爷so
勿代三!勿代三!勿代三!
ooc注意,文笔不好





“まふまふ?まふまふ!你有在听吗?汇报一下情况!”耳机的另一头,天月正在大声呼叫着,但本人似乎完全没有听到,更准确一点来说,现在的情况根本不给他更多的空闲去搭理他。まふまふ脸已经烧起来了,脑子里面无限回放着着他面前这个少年刚刚对他说的一句话。

「你愿意和我交往吗?」





故事追述到几个月前......

“收到新任务了哦,”天月从まふまふ背后猛地把任务报告放在了他面前。“只有你才能接的任务哦,嘻嘻嘻。”
“啊?”接过任务单,上面写着需要高中大小的特工来完全本次任务,是一个潜入高中保护目标的任务,“是呢,整个团队里面只有我一个还没有成年。我也想和你们一起去暗杀活动啊!你绝对接了什么好工作是不是!看你这张幸灾乐祸的表情。”
“嘛嘛嘛,就当体验一下高中生活呗。而且报酬还不小呢,哈哈哈。”
“一年啊,看来中途只能接一些小的活动了。”

まふまふ是某一个特工团队的成员。十岁的时候他的父母被一个组织的叛徒所杀,当时追踪这个叛徒的人是团队的团长,因为一点小的失误,把他放跑了,在途中为了逃跑杀害了很多人,其中就有まふまふ的父母。也许是为了赎罪,团长接手了まふまふ,并把他培养一个一流的特工。碍于年龄较小,有许多需要伪装的工作就没法参加了,他现在主要还是打辅助的工作。
于是就这样,“未成年”的まふまふ,这个在十岁就脱离了社会正常轨道的他,在一场意外任务中,开始了为期一年的高中生活。


第一步是确认任务内容。
进入学校,已经安排与目标为同班同学,与目标成为朋友,帮助目标融入学校。如果发生突发情况,需保护目标。
什么奇怪的内容,这不就相当于保姆吗!まふまふ耐着性子继续把任务表看了下去。

第二步是确认任务对象。
任务表上附有照片,所以非常的方便寻找。目标的名字叫做そらる,有着一头深蓝色的卷发,还有一双湖蓝的眼睛。看起来是个面瘫,似乎对什么都不感兴趣的样子。
哇,一看就是找不到朋友的典范。

第三步是确认任务方针。
无论发生什么事,任务优先为主。

好了,任务开始。


“まふまふ同学,你拿着手里那一沓纸嘀咕什么呢。等会儿我们就要进教室了,要和同学们好好相处哦。”
まふまふ趁老师不注意的时候把任务表撕碎扔进了垃圾桶里,“好的,班主任老师。”
现在的孩子中二病越来越严重了,老师心疼着。



まふまふ第一次想和そらる打招呼的时候,发现他虽然坐在书桌前其实是在睡觉。当天中午想去找他去吃饭的时候,そらる人已经不在教室里,找遍整个校园之后发现他已经回教室了。他想找契机和そらる在课上说上话,于是故意在走班的时候和他同桌,假装自己忘记带书了,接过等待他的是一个真正睡觉也没有带书的そらる。
“啊啊啊啊啊啊啊,这个任务做不下去了!”まふまふ一回到工作室就把书包往桌上一扔。
天月看到了,就开始停不下来的发笑,“哈哈哈哈,第一次看到这样子的任务对象,这也太哈哈哈哈哈。”
“你还笑,一天了!完全一句话没说上。”整个人瘫坐在座椅上,才一天就已经快让他虚脱了。
“不过已经接下的任务就要好好完成呢。”



于是开始了第二天的攻略。
そらる是一个富二代,高中之前的课程都是请家教来家中授课的。可能是希望他能接触到一点社会,就把他安排去学校了。毕竟是小少爷,出门的时候还是需要保镖的,但是在学校一大众人是不太合适,于是就有了这次的委托。
そらる对于家中的安排并没有什么不满,但是有点不善于言辞的他,并不知道该怎么融入班级里,课程对他来说又过于简单,所以无聊的学校生活只能靠睡觉来度过。
今天他一如既往在午餐的时间来到了天台,这里一般是不让上来的,但是他还是常常偷偷地跑上来,到这里来睡一个午觉。但是今天似乎有些不一样。一个转校生也偷偷地溜了上来,本来想着应该看到自己在这里他应该就会乖乖离开了。没想到那人非但没有离开,还向他走了过来。
应该是叫まふまふ吧,都这样了干脆装睡吧,そらる想着。就感觉到对方把手放在了自己的头上,然后过了一会儿稍带劲地揉了两下。然后也没有离开,就靠在座位旁边休息了起来,嘴里还一边嘀咕着:“终于找到了,竟然跑到天台来了,现在小少爷都这么个性化的吗。不过看着这睡颜还挺帅的,不是他那态度应该还挺受欢迎的。”顿了顿,他站了起来,“头发也挺舒服的,快点走吧,等会儿让人家发现我在偷看他睡觉,这辈子都搭不了话了。”说着走回了教学楼。
什么啊,真是个随意的家伙。不过,好像也没那么讨厌。そらる起身顺手摸了摸自己的头发。


自从是听了まふまふ的经历,天月对于这边的委托产生了浓厚的兴趣,让他随时随地带着耳机和自己保持联系。“天月,你这家伙不帮我就算了,还过来凑热闹,看这次任务结束之后我这么报复呢。”
“哦哦哦,那我真的是期待一年后你打算这么报复我呢~啊,别掐电话啊!”
感觉和那个人聊不下去了,まふまふ立马掐了电话。突然感觉背后一阵凉意,回头一看发现そらる正在朝着自己这边看,用一种极其异常的眼神,被发现的一瞬间又把头别了回去。
“什么情况?”


他们一次的对话是极其普通且在意料之中的发展。是まふ成功地在入学后的第一次考试中,在所有科目上都挂上了红灯。毕竟基本只有小学学历的他,和同龄人相比有了整整一个初中的差距。
然而和他形成鲜明的对比,そらる除了一门化学挂了红灯以外(因为是最后一科,结果在考试过程中睡着了),全部都是满分。
于是老师也非常“明智”地安排そらる为这一位开学就被定义为中二少年的学生进行补习。
“为什么你每节课睡觉还可以拿满分啊!你作弊吧。”
“谁和你一样作弊了还及格不了。我可是完全靠自己能力完成的。”
于是这两只就开始了愉快的放学后补课。


可能也是因为这一次的契机,まふまふ终于找到机会天天从早到晚跟在そらる的身后了。从同桌到一起在天台吃饭,从一起放学后写作业到一起回家,まふまふ为了完成自己的任务几乎不择手段。但是另一边,そらる虽然天天嫌弃他跟着自己超级烦的,但是心里却有点小窃喜,可能是因为入学到现在都没怎么和同学们说过话,也没怎么体验过一般的校园生活,まふ的出现使他枯燥的生活那么一点点的改变。仅仅是这么一点点,在他的眼里也是不同的。
まふまふ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本来应该是对这个任务完全提不起兴致的,比起那些暗杀追踪的任务,这过于的没有挑战性。但是他最近似乎稍微有那么一点点期待着每天的上学时间了。天月之前也和他说过,虽然まふまふ每天回来都会和他抱怨目标的各种缺点,但是嘴角却总是不经意地上扬。
也许他们自己还没有发现吧。


又是一天的放学后,春天已经悄然而至了,教学楼前成片的樱花树一起绽放,在光的反射下,整栋楼都有些被染成樱粉的感觉。
两个人一如既往地坐在教室里做着作业,一个在认真解着题,另一个则把笔架在嘟起的嘴上,视线则被窗外的景色所吸引。此时一片樱花花瓣飘了进来,缓缓地停留在了そらる的头发上,像是夹了一个粉红色的小夹子。まふまふ顺手就把它拿了下来,还趁机摸了一下そらる的头发。真的好舒服啊,他心里默想着。
そらる却有点震惊的抬头看了他一下,然后把头扭了过去,耳尖微微有点泛红,像是窗外樱花的反光。
突然意识到了什么的まふまふ,顿时收回了手,埋头认真的写作业,却一个字都看不进去。
之后一直无声地度过着,直到そらる说了一句回家吧。他们才从学校各自回家。


まふまふ当天回家跑去找了天月,找他商量一件事。
“天月,问你一个问题。如果一个人经常会偷偷看你,然后他对于你做的一举一动都很在意,有时会脸红,你觉得这是个什么情况?”
“这不就是喜......咳咳咳,你说什么!”天月被まふまふ吓得呛了一口水,“不不不,你再说一遍,我可能没听清楚。”谁竟然喜欢上了自己后辈,这眼力绝对有问题。(そらる打了一个喷嚏)
“就一个人经常偷看你,然后还......”
话说到一半被天月打断了,“可以了,不用再重复一遍了。”真的是我们没教育好。他也一直不停地学习特工知识,这方面完全没有普及过,虽然自己也没谈过恋爱,但这也已经到了白痴的境地了吧。“那你觉得这个人是怎么想的?”
“他不会是看出我是潜伏在他身边的特工了吧,没道理啊,我做的这么完美。”
天月沉默......不但承认了说的就是自己,对象还是那个小少爷啊。
“嗯,我就实话告诉你吧,他就是喜欢你。”
“嗯?そらる桑吗?诶!等等,这么说......好像.....,不可能,我确定了。果然天月不靠谱啊。”然后一边嘀咕着一边走了,脸似乎稍微有点红。
“喂!你最近把耳机带着!什么时候也能给你出个主意。”


另一边,そらる正在想刚刚自己怎么打喷嚏了,看来天还有点凉。
他也在纠结自己为什么对这个差生这么在意,,因为他是第一个和自己搭话的人?还是因为上次在天台揉了自己的头发?还是......难道自己喜欢那个家伙吗?
明天确认一下吧。


于是到了第二天,两个人互相碰面的时候就简单地打了个招呼,但因为昨天想的事情一整晚都没睡好,两个人都身心疲惫。
一直到放学两个人都没说过一句话,一想到对方就感觉尴尬。
但不知道出于何种理由,两人还是像往常一般,只有他们留在了空荡荡的教室里。
这不是更尴尬了吗!まふまふ在心里咆哮着。
“まふまふ。”
“はい!”一句高音地回复把两个人都吓了一跳,然后まふまふ抱歉地捂住了自己的嘴。
“我喜欢你,你愿意和我交往吗?”
まふまふ大脑开始短路,在他清醒的一瞬,他先听到的是天月的呼喊声,意识到发生什么了之后站了起来,快步向教室外走去。以为他要逃走了的そらる下意识地刚想追上去,这时已经走到门口的他一个急刹车又冲了回来,顺手掐掉了耳机扔在了一边,把そらる圈在了座位上。
“我......我只是觉得你长得很帅,才......才没有喜欢你。”然后经过一个冗长的停顿,“但是......交往试一下还...还是可以的。”声音越来越轻,头也渐渐地低了下去,为了不让对方察觉自己脸红了。最后下定决心抬起头,认真地看着他那蔚蓝色的眼睛,“你听懂了吗!”
まふまふ看到的是与他对视几秒后,把视线移开然后“嗯”了一下的そらる。
窗外随着风下起了樱花雨。


天月:似乎没有我什么事了。。。


爱你——太喜欢了!
艾鸭成年了嘻嘻!

小黑来的:

给艾鸭劳斯画的生贺!!!成年了!!!!恭喜!!!! @凋零困

没来得及画完呜呜
Mafu生日快乐!!啊——

Liekki/そらる

(看出我这是厚涂了嘛!我没搞线稿哦!这次)

——已经足够了
        死掉的就我一人就够了

『然后你划开了自己的脖子,宛如电影里的场景一样。』